《黄帝内经——金匮真言论》第九至第十讲  ——徐文兵老师

《黄帝内经——金匮真言论》第九至第十讲  ——徐文兵老师

(2015-12-03 15:33:37)

标签:

健康

故曰:阴中有阴,阳中有阳。平旦至日中,天之阳,阳中之阳也;日中至黄昏,天之阳,阳中之阴也;合夜至鸡鸣,天之阴,阴中之阴也,鸡鸣至平旦,天之阴,阴中之阳也。故人亦应之。
 
  梁 冬:是的,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晚上的国学堂,我是梁冬梁某人,对面依然是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徐老师您好!
  徐文兵:梁冬好,听众朋友们,大家好!
  梁 冬:哎,我们废话少说,直接进入主题。上一次我们讲到《素问 · 金匮真言论篇第四》,今天呢我们要新开一段了,“故曰:阴中有阳” 这一段,对不对?
  徐文兵:对。金匮真言论的第一段我们讲完了。第一段它主要讲的是春夏秋冬它容易刮什么风,然后容易导致什么病,然后怎么治,俞在什么地方。
  梁 冬:哦,说到此处呢,容我插一个小问题啊。很多朋友呢夏天的时候喜欢吹风扇,那这个家里面晚上睡觉的时候,吹风扇,比如说不同方向吹来的风有没有差别呢?
  徐文兵:呵呵,古代没有风扇,就是自己摇个大蒲扇扇。这个就是比较柔和的人造风,比较舒服。那老百姓古代没有电风扇呢,但是老百姓有个说法叫 “最忌讳吹穿堂风”,是不是?你听说过这种说法吗?
  梁 冬:对、对、对。
  徐文兵:为什么穿堂风不好呢?对流特别强。我们现在都买住宅,就是南北通透。
  梁 冬:对,板儿楼嘛。
  徐文兵:对,板儿楼。板儿楼就是很时兴的这种样式,就是一开窗,空气一对流,风特别大。这种风特别大的,什么意思呢?穿透力强,携带能量或者信息也强。当人睡着了以后,我讲过人的卫气——就是保卫自己的那个气——就缩回到体内了,就是说人呢气就比较弱,你再吹着风,就特别容易得病。所以我们很多人就是小孩子晚上睡觉蹬被子,早上起来清鼻涕就出来了,有的嗓子开始疼,有的还发烧。也有些大人睡着以后就是吹风着凉,有的人会出现身体局部的麻痹,有的人就会出现眼睛啊眼皮跳,还有人比较严重的就是面瘫。所以睡着了以后啊吹那个风就叫贼风。
  梁 冬:还是很危险的。
  徐文兵:对,我们建议大家…… 很多人问我徐老师你怎么过夏天。
  梁 冬:对啊,又不能吹风扇,又不能开空调。
  徐文兵:我告诉你,心静自然凉。我讲过,就是说人有一套制热系统,是心,心火,心火苗一撩,热了。还有一套制冷系统,就是肾水,你把这一套系统打开以后,就好像身体里面有一个循环,它会平静。你看我夏天看病的时候,基本上我要给病人扎针,那我屋里绝对不能吹风也不能开空调,是吧?我看病一般还都是打着领带穿着白大褂,那多热啊,但是你心里要平静,你不着急,它就(不热)。特别热的时候,我一般是把空调的那个除湿功能打开。
  梁 冬:哦!
  徐文兵:还不是让它降温,就是让它除湿,因为我觉得那个湿气比那个热对人伤害更大。除湿以后呢,屋里稍微就是干燥凉爽一点,趁着这个劲儿,赶紧盖个毛巾被一睡,等它热的时候你也睡着了。我说了人睡着以后,他的各种代谢活动都会降低,人的体温也会降低,那会儿外边热你也不觉得热;相反是那些身体不好的人、躁的人,手脚心发烫,睡不着,睡着了以后容易醒,这本身就是肾水不太足的人。
  梁 冬:嗯,所以我有个朋友说他实在不行开空调的话呢,就把隔壁房间的空调打开,然后呢…….
  徐文兵:对,我有的病人是把他们家…… 房子大房子多,就把某间房子的空调打开吹吹风,然后呢流落进来一些冷风。也还算相对来说可以,就怕对流。
  梁 冬:就怕对流,还有一些朋友呢,是那种洗完澡以后没擦干也就睡了。
  徐文兵:还有呢,就洗完澡没擦干头发~
  梁 冬:对、对、对。
  徐文兵:第二天肯定闹病。
  梁 冬:这个是什么原理呢?
  徐文兵:这个啊,就是头发没擦干,它本身就是一种湿气,加上一种寒气。我治疗几个病人是本来来例假,按古代讲啊,女人来了例假,就不应该去洗浴,不要去沐浴,更不要去泡澡。但是现代人身上黏啊热,就去冲,结果一冲头,例假马上就没了。
  梁 冬:热水洗头也没有吗?
  徐文兵:诶,激回去了。热水洗完头吧,你要是不很快拿干毛巾把头发弄干了,或者拿那个电吹风把那个头发吹干了,就那么睡一晚上,第二天准闹病。
  梁 冬:这样~~~
  徐文兵:这都是我们多少年人体实验,中国人人种人体实验得出的经验和教训。
  梁 冬:我的问题就来了,为什么外国人晚上开着空调睡觉、再洗完头睡觉,然后还喝一杯冰镇牛奶睡觉,一点事儿都没有呢?
  徐文兵:你怎么知道一点事都没有?
  梁 冬:这倒也是啊。
  徐文兵:我告诉你啊,就是说人受了风以后马上身上痒、打喷嚏或者发烧,这就是很快有反应。就好像我们说吃饭,同样一桌饭,这个饭有点问题或者是有点不干净或者是有点过期了或者有点食物中毒,你知道健康人是第一个反应的还是最后一个反应的?
  梁 冬:应该是先反应的,对吧?
  徐文兵:第一个反应出来,上吐下泻,那个人绝对是健康人。
  梁 冬:哦!
  徐文兵:是吧,身体对这个有知觉、有感觉。
  梁 冬:大觉者嘛。
  徐文兵:对,你这个吹风,我们说中国人身体弱,一吹点儿风,哎马上第二天咳嗽、流鼻涕、嗓子疼、眼泪、发烧,这是健康人;不健康人就是门户大开、长驱直入。
  梁 冬:还没事!
  徐文兵:表现出来是没事儿,但是这种寒气是到血、甚至到骨髓里!若干年后突然长出一个阴寒凝滞的什么肿瘤或者癌症出来,你说那癌症它从哪出来的呢?天上掉下来的?
  梁 冬:嗯,天上掉下个…… 哈哈哈~~~
  徐文兵: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攒的。坚持不懈、长期积累、苦心孤诣攒出来的。
  梁 冬:所以就总而言之夏天的时候呢,最好的方法还是靠肾水自我冷却。
  徐文兵:真的,心静自然凉。但是这个都市的喧闹吧,把人这个心火撩拨得就静不下来。所以呢,天热人躁,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梁 冬:那盖被子啊,是只盖肚子呢,还是脚要盖上呢?
  徐文兵:盖肚子,脚不一定。
  梁 冬:脚不一定是吧?
  徐文兵:嗯,就是我们习惯讲 “冬暖脊背夏暖肚” 嘛。冬天一定要盖住后腰,后腰容易着凉;夏天的话一定要盖着肚子,不然的话就拉肚子。
  梁 冬:对,所以呢,就再次提醒大家,虽然呢夏天呢,晚上没有风,但是电风扇也是风,是吧,所以呢,也要注意。
  徐文兵:嗯,没错。
  梁 冬:好了,我们赶紧进入今天的段落,“故曰:阴中有阴,阳中有阳”。
  徐文兵:这个第二段跟第一段跳跃幅度很大,但是我给大家说一下,搭个桥呢,大家就明白了。前面,上期节目我们讲的是四气调神,讲的是四季变化。《金匮真言》的第一段讲的还是四季变化,第二段我们开讲什么了,讲昼夜变化。就是说,人的一天昼夜的变化它也像四季一样,有阴有阳。而且再往细分,阴中又有阴,阳中又有阳。比如说,四季里面属阳的是哪季?
  梁 冬:四季里面,应该是春夏两季属阳,对不对?
  徐文兵:哎,春夏逐渐变热属阳,然后呢,秋冬属阴。那么属阳的春夏里面,阳中之阳是谁?
  梁 冬:那肯定就是火嘛,就是夏天。
  徐文兵:就是夏天,对吧。阳里面还有阳,同样一句话,阳里面也有阴吧。虽然春天也属阳,但是跟夏天比属阴。它没有夏天那么热。那么秋冬属阴,那么谁更阴?
  梁 冬:冬天嘛。
  徐文兵:冬天更冷,那么跟冬天比我们秋天就算个阳。这就是阴阳的辩证对立统一,无限可分。
  梁 冬:对。
  徐文兵:无限可分,就是大家突然一看冒出这么一句话,阴啊阳啊,闹不清~
  梁 冬:所以女人之中也有女人中的男人。
  徐文兵:对,女人之中有阴中之阴,柔情似水、眼波流转、顾盼生辉,眼睛会说话。我现在看着很多人,眼睛啊,人家都是水汪汪的大眼睛,我看现在人都是伸出一只水汪汪的大舌头。
  梁 冬:哈哈哈…… 脾湿严重是吧?
  徐文兵:对,湿气太重,肾水没有。啊,就像人航行在大海里面,都是水,都不能喝。要不就化不成肾精。
  梁 冬:呵呵,水汪汪的大舌头。好,好好。
  徐文兵:这就说,我们开始往四季上走了。啊,“故曰” 就说 “故” 啊,有人这么说,或者是过去有人这么说,或者是有原因的这么说。“阴中有阴,阳中有阳”,给我们认识昼夜的变化呢提供一个方针。
  (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依然是和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啊,一起来学习《素问》的《金匮真言论》,刚才讲到啊,这个阴中有阴,阳中也有阴阳,“曰:阴中有阴,阳中有阳”,这段话就来了。
  徐文兵:简单地,一般人就把昼夜分成阴阳就得了,白天属阳,晚上属阴。这其实就像靠近赤道的那些国家,只有旱季雨季,是吧,它没有四季,可是我们生活在这个四季分明的地带,比如说中国的……
  梁冬:北平。
  徐文兵:北京,啊,北京。在古代呢,他是生活在中原地区,也就是河南啊,黄河流域这一带。那么我们要把它再细分,按这个四季那么去分,把昼夜分成四季,下面就说怎么分了。
  梁冬:对,怎么分呢?“故曰:阴中有阴,阳中有阳。平旦至日中,天之阳,阳中之阳也。”
  徐文兵:诶,平旦是几点?
  梁冬:有意思,这个问题好,平旦是太阳出来的时候吧,应该是。就是太阳平着地平线的时候,对不对?
  徐文兵:哎,太阳平着地平线是出来还是没出?
  梁冬:这个还得问您,是出到一半?
  徐文兵:哈哈,没有,哈哈哈,你看……
  梁冬:这就是中庸之道,哈哈哈。
  徐文兵:中庸之道,出一半,谁也不得罪。本身这个旦,就是日头跃出地平线的那个样子。但是它前面加个平旦,是什么?还没出来。
  梁冬:噢,是吗?
  徐文兵:古人说话很精炼,很讲究,只要说 “旦”,哎,太阳出来了。古代…… 我们以前搞了一个大的考古工程叫夏商周断代,它把我们周朝公元前 718 年再往前推,推到了商朝,就是公元前 1600 年。它其中有一个著名的依据,它是根据史书上,就是说武王伐纣的那一天,日再旦。
  梁冬:什么叫日再旦呢?
  徐文兵:太阳出了两回。
  梁冬:哦,“再” 是 “再次” 的 “再”?
  徐文兵:哎,就是一而再,再而三。你听这话这是什么鬼话?太阳怎么能出两回?可是你看在 1996 年,太阳就出了两回。
  梁冬:是吗?
  徐文兵:为什么呢?太阳刚出来,就是太阳出来了,旦了吧,突然那会儿发生了日全食,一下就给黑了。日全食过后以后太阳又出来一遍。日再旦。所以根据~
  梁冬:两个旦。
  徐文兵:两个旦。古人就根据这个记载往前把武王伐纣那天,日子给定下来了。
  梁冬:噢哟。
  徐文兵:多奇妙,我们古代天文学啊,极其发达。我一直有个心愿,我想请一个天文学家,来讲讲中国古代的天文学。
  梁冬:那就是天象么。
  徐文兵:就是天象。讲讲这个二十八星宿,讲讲这个对星星的认识。古代人一说 “臣夜观天象”,说一个什么客星什么入侵,紫微斗座,肯定今天晚上有刺客要进皇宫。它把星星的变化和人间,特别是中原地区中国的变化是连在一起的。
  梁冬:有意思,我前段时间碰见过一个人,一个老师,姓张的老师。他就说他夜观天象二十多年~
  徐文兵:是么?
  梁冬:啊,但是他不肯出来讲。
  徐文兵:预测地震么。
  梁冬:很遗憾,很遗憾,继续。
  徐文兵:这个平旦就是指凌晨,天刚蒙蒙亮,太阳将出还没出的那个~
  梁冬:那个叫平旦。
  徐文兵:啊,那个平旦,相当于现在什么时间呢?就算我们说北京时间吧,相当于凌晨六点。
  梁冬:凌晨六点啊。
  徐文兵:春夏秋冬不太一样啊,大家可以参考天安门广场升旗的那个时间,天安门广场升旗踩的那个点,就和太阳在北京地平线上出来那个点是一样的。
  梁冬:对,很多北京的朋友都没有看过升旗,很遗憾。应该去看一下,是吧。“平旦至日中,天之阳,阳中之阳也”,这个很明白了,对吧。
  徐文兵:哎,日中是几点?
  梁冬:是 12 点么?
  徐文兵:为什么不是 12 点?
  梁冬:你这么一问把我问毛了,你知道么,很多时候,很可怕的。
  徐文兵:所以日中啊,午时。
  梁冬:哈哈哈,的确这样,还是什么呢,说明我们呢,自己内心呢,不够定。
  徐文兵:不够定。
  梁冬:不够坚定是吧,聪明而不坚定的人,呵呵~
  徐文兵:聪明不坚定。日中啊,正午时分,古代人认为日当正午的时候那个阳气啊是最旺的,尽管它那会儿天气不热。因为最热我们都知道是下午才热,但那会儿用那个日晷,就是用一个杆子测那个日影,那会儿日影是什么?最短,这个日中相当于二十四节气里面儿什么?
  梁冬:夏至。
  徐文兵:夏至。所以我们定二十四小时对应二十四节气很简单,你先定谁?你先把哪个节气给他对应上?
  梁冬:肯定是冬至、夏至。
  徐文兵:冬至还是夏至。
  梁冬:夏至吗?
  徐文兵:先定夏至,你测日影不就完了吗?
  梁冬:对呀,最短的一天嘛。
  徐文兵:你立个棍儿,放那儿,看看它什么时候最短?那一刻就是正午 12 点。
  梁冬:噢~。
  徐文兵:古人认为这时候阳气(最旺),你看影子最短,影子者阴也,阳者最长。所以古代人处决囚犯……
  梁冬:午门候斩。
  徐文兵:午门,而且是什么时候斩?什么时候开斩?
  梁冬:正午啊?
  徐文兵:午时三刻,就是阳气最旺,为什么?那个囚犯无所谓,他死了,我们要照顾活人,活人如果你说在半夜杀人,你什么感觉?
  梁冬:那很吓人呢。
  徐文兵:把活人吓着了。就是午时处决,阳气最旺,就是说自个儿那会儿那个心里惊恐害怕的那种情绪最弱,就不容易惊恐害怕,如果你到了傍晚黄昏杀人,半夜杀人,那会儿就把你吓得半死。
  梁冬:诶,说到此处我想起个事儿。这个故宫前面不是个午门吗?常常说推出午门候斩吗?就是说我每次穿过午门的时候看到那么多人都在午门上走来走去,你说是不是这个阴气早就被这么多人冲掉了?
  徐文兵:那个,推出午门问斩它有这么一个讲究,他指着故宫的门是朝南的,就接引阳气的,因为我们生活在北半球,如果你在澳大利亚那个午门肯定是冲北的,午门前面那个门叫什么?
  梁冬:天安门。
  徐文兵:天安门和午门中间还有一个门。
  梁冬:是吗?
  徐文兵:啊,你不知道乎?
  梁冬:你知道我办公室在(那附近),我都不知道。
  徐文兵:端门。
  梁冬:对呀哈,端门。
  徐文兵:端门午门合起来。
  梁冬:端午嘛。
  徐文兵:端午。过端午节你问问很多人说什么叫端午节?不知道,就知道吃粽子。
  梁冬:对呀。
  徐文兵:端门是阳气开端,午门是什么?阳气升到最高点,知道吗?端午节是阳气从开端到最高点那个中间,一般端午节都在夏至之前,然后呢立夏这个前后。
  梁冬:噢~。
  徐文兵:叫端门、午门,是这么个意思。推出午门问斩意思是说你的阴魂别不散,我这儿阳气这么旺,你赶紧滚蛋。就是说为了这个。古代是杀囚犯就是午时三刻问斩,后来不知莫名其妙中国人把结婚给弄到中午来了。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依然回来到国学堂。依然是和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一起来学习啊,刚才讲到午门这个事情。
  徐文兵:啊,对,就是正午呢以前就是处决罪犯的啊,利用正午阳气最旺的时候避免这个囚犯人死了以后所谓的阴邪负面的那些东西侵害活人,所以要正午推出午门斩首。杀人是个白事儿,结婚是个红事儿。
  梁冬:对呀。
  徐文兵:是吧,它是个喜事儿。中国人结婚什么时候结?
  梁冬:那如果这样推的话,应该是傍晚结婚,对不对?
  徐文兵:你看结婚的婚怎么写?
  梁冬:对呀,黄昏的昏加个女嘛,对不对?
  徐文兵:结婚不是说人头脑发昏才结婚,是什么?黄昏时候办这个事儿,一拜天地,二拜父母、二拜高堂,夫妻对拜,完了呢?
  梁冬:入洞房嘛。
  徐文兵:入洞房,睡觉去了,合欢去了。黄昏举行仪式然后送入洞房。现在不知道莫名其妙改成了什么?中午结婚,而且是十二点以前一定要新娘接到家,这个,那个,我说怎么闹得跟古代处决囚犯似的?
  梁冬:哈哈哈~
  徐文兵:可是我到广州,突然发现,广州人喜宴还都是晚上。
  梁冬:是吗?
  徐文兵:广州,你不在广州结婚吗?中国北方唯一保留古代传统的是天津。
  梁冬:天津。
  徐文兵:对,天津人结婚还是在晚上。结果北京现在还流行什么?说二婚在晚上。
  梁冬:诶,你说北京也算是首善之都吧?应该是一个比较有文化的人群吧?
  徐文兵:不不不,它特别容易受外来的很多东西的影响。
  梁冬:噢~。
  徐文兵:  其实北京是个移民城市,你说他根儿有多稳,根儿有多深,真还不如南方江浙的根儿深,很多新的东西 “欻” 就来了,来了以后就莫名其妙就流行起来,流行一阵又就没了,包括什么古代那种~ 你看穿喇叭裤、戴蛤蟆镜,这些……
  梁冬:全北京人?
  徐文兵:北京~
  梁冬:对,他就是大学生多嘛!
  徐文兵:七十年代那会儿,你看,哇,北京来得快,去得也快,一阵儿风。
  梁冬:哦~
  徐文兵:所以这婚啊,我们就说一下古代人对时辰的认识,中午阳气最旺,然后呢,到了黄昏,阴气就开始起来了,就这么一个顺序。所以我接着看《黄帝内经》怎么说呢,“平旦至日中,天之阳,阳中之阳也”,这句话呢,其实是有争议的。
  梁冬:什么意思?
  徐文兵:你看啊,从 6 点到 12 点,这个相当于四季里面哪个季?
  梁冬:应该是春季嘛。
  徐文兵:春季,春季我们俩刚才说了,春和夏相比,谁是阳?
  梁冬:那应该是夏天是阳?
  徐文兵:应该是过了午后,下午最热。
  梁冬:对呀。
  徐文兵:那个属于阳中之阳,是吧?
  梁冬:对。
  徐文兵:可《黄帝内经》这儿说的~
  梁冬:它就是阳中之阳。
  徐文兵:这就是涉及到一个扯不清的问题,你是看趋势还是看当时它那个状态?
  梁冬: 哦~对哦。
  徐文兵:我们有句话叫 “欺老不欺小”,什么意思?我宁可欺负跟你这个老家伙干一仗,因为你这老棺材瓤子没几天活头了,可我不欺负年轻人,谁知道这个人将来有多大发展。
  梁冬:对。
  徐文兵:是吧?韩信当年钻过裤裆,可是若干年以后,统领千军万马,横扫天下,所以你从这个角度来说,春天生发的时候,你就觉得它生机勃勃,你觉得,哦~ 阳中之阳;到了下午呢,尽管它很热,可是它那个趋势是什么?太阳西下,它那个趋势是往下掉,从这个角度来讲,《黄帝内经》是对的。
  梁冬:但是这样就弄乱了,按道理说上午是一天当中的春天嘛?
  徐文兵:温度不高。
  梁冬:对呀,但它又变成阳中之阳。
  徐文兵:从温度来讲上午是低的,下午是热的,但从趋势来讲,上午那个太阳是住上走的。
  梁冬:哦。
  徐文兵:你说阳,它是住上的。
  梁冬:对呀。
  徐文兵:从过了中午,我们说物极必反,一过正午,太阳就往下走,尽管它还很热,但是……
  梁冬:那反过来看,如果从一年的角度来看,那春天算是阳中之阳呢,还是阳中之阴呢?
  徐文兵:所以说,按《黄帝内经》的理论,那我们就把咱俩刚才那个认识,就按温度(趋势)来看,春天属于阳中之阳,一年之计在于春。
  梁冬: 那夏天是阳中之阴了?
  徐文兵:阳中之阴,它还属阳,所以我们要冬吃萝卜,夏吃姜,吃点热乎的。
  梁冬:哎哟,这个……
  徐文兵:夏至一阴生嘛,你看一过了正午,过了夏至,湿气就起来了,这里面还有一个故事,挺著名的,是道家挤兑~“挤兑” 这两字怎么写,拥挤的挤,兑换的兑,我看很多人听北京人话 “你挤兑我”,不知道这个什么意思,“挤兑” 什么意思?
  梁冬:什么意思?
  徐文兵:到银行提现叫挤兑。
  梁冬:这个是。
  徐文兵:挤着去兑换嘛,我拿着我的那个储存凭据,我要兑换成现金嘛。
  梁冬:对,对。
  徐文兵:银行一招挤兑就完蛋了,乘人之危,或者是故意刁难你,北京人叫挤兑。道家挤兑孔子有很多故事,其中有一个故事叫《两小儿辩日》,话说孔子周游列国,带着学生,突然路上碰见两小孩儿,这两小孩争论一个话题,就说太阳什么时候离我们近,俩人在讨论,你说我们中国古代小孩都讨论些什么问题~
  梁冬:这是老庄他们编的故事吧。
  徐文兵:嘿嘿~,不是,你看啊,清朝从国外请了几个研究天文学的那些传教士,这些传教士到中国乡下去传道,突然发现中国乡下大字不识的农民对星相都有研究,而且研究不比他差,中国人的这种智慧传承,那有几千年的传统,不要小看。
  梁冬:不立文字。
  徐文兵:所以你看这两小孩儿辩日,人家不是讨论分糖你多我少,人家讨论的是比国家大事还大的事,其中一个孩子说什么?早晨太阳离我们近,为什么呢?早晨太阳看着大,你看这东西大,当然离得近;中午你看那太阳变小了,离得远,是不是一种论据?
  梁冬:对,如果从他的角度来看是这样。
  徐文兵:哎,这是从看大小。另一个小孩说,不对,早晨冷,中午热,太阳是一个大火炉嘛,它离我们近的时候热,它离我们远的时候冷,当然是中午离得近。俩人就争论不下,去问孔子,孔子也不知道,掩面而逃,就跑了。那其实跟我们说的阴阳问题,你说早晨太阳是阳,还是中午太阳是阳?我们还是尊经啊,就是按《黄帝内经》讲:早晨 6 点到 12 点,太阳趋势是往上升的,尽管温度不是很高,但是那叫阳中之阳。
  梁 冬:哦,有道理~
  徐文兵:你别把下午那个热火朝天那个当成阳,那个趋势在下降。
  梁 冬:日中至黄昏,天之阳,阳中之阴也。
  徐文兵:这就继承刚才说的那句话,从中午十二点到黄昏,黄昏是什么时候?“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就大概是晚上六点以后。这个我们管这个 “月上柳梢头”,就是月出地平线,我们管它叫 “阴旦”,太阳出来叫 “阳旦”。“旦” 是日出的意思,就那个东西跃出地平线。那个《汤液经法》里面有 “小阳旦汤”,是桂枝汤,还有什么?“大阳旦汤”,(即)桂枝加桂汤。古代用的桂枝是肉桂啊,就我们现在炖肉那个桂皮。还有个方子,一对,有 “阴旦” 就有 “阳旦”,有 “小阴旦汤”,有 “大阴旦汤”,“小阴旦汤” 就是黄芩汤;“大阴旦汤” 就是我们的 “小柴胡汤”。
  梁 冬:噢 ~ 这样啊~
  徐文兵:古代人都跟天象都对(着),青龙白虎汤,听说过白虎汤吗?
  梁 冬:听说过。
  徐文兵:大小青龙汤。
  梁 冬:大青龙汤、小青龙汤。
  徐文兵:玄武汤、真武汤也听说过吧,听说过朱雀汤没有?黄连阿胶鸡子黄汤。
  梁 冬:噢,“鸡子黄” 是什么东西?
  徐文兵:鸡蛋黄啊,我们说了鸡蛋里面是分阴阳的,鸡子黄是阴。黄连阿胶鸡子黄汤治疗少阴病,心中烦不得卧,用黄连阿胶鸡子黄汤。
  梁 冬:您刚才讲的这个鸡蛋黄啊,是属阴。
  徐文兵:对,是纯阴,至阴。
  梁 冬:那蛋白就是属阳的喽。
  徐文兵:就跟蛋黄相比。所以你看我们用黄连阿胶鸡子黄汤,《伤寒论》里面写得很清楚,就取蛋黄,把蛋清撇掉,把那个蛋黄搅到 “搅令相得”,就是说你把药煎好以后放到碗里,这是低于 100 度的。你不要煮它,煮了就没用了,然后把两个鸡子黄打进那个药汁,黄连、阿胶熬的那个汤里面,“搅令相得”,然后喝掉。
  梁 冬:诶,怪不得我的朋友你看他吃鸡蛋的时候他不吃蛋黄的,他光吃蛋白。
  徐文兵:哦,那是阴中求阳。
  梁 冬:所以如果吃鸡蛋的话,是吧,如果……
  徐文兵:对,这个就是我们治疗那些心的阴血虚到了极点,一伸出舌头血红而且是没有舌苔,叫镜面舌,而且舌头上沟壑纵横,是吧。心碎了不知道多少遍,滋补阴血。
  梁 冬:哦,那样就用那种方法。
  徐文兵:对呀!记住啊,古代的方子都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这都是伊尹《汤液经法》的方子,《伤寒论》保留了一部分。呃,这到黄昏了,“人约黄昏后” 就是从中午十二点到晚上六点。
  梁 冬:天之阳,阳中之阴也。
  徐文兵:这天气很热,但是呢,这时候太阳是西下的,我们把它归到了 “阳中的阴”,这就是《黄帝内经》的认识。
  梁 冬:这有意思。然后 “合夜至鸡鸣,天之阴,阴中之阴也”。
  徐文兵:诶,“合夜” 是什么时候?
  梁 冬:你看这样说 “合夜至鸡鸣”,那就应该是天黑吧?
  徐文兵:这里面落了一句话,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我们应该说 “夜半”。“鸡鸣” 是什么时候?
  梁 冬:“鸡鸣” 是不是早上两、三点钟?三、四点钟?
  徐文兵:鸡什么时候叫?
  梁 冬:半夜鸡叫嘛,哈哈哈~
  徐文兵:哈哈哈~你把不正常当正常,半夜鸡是不会叫的。
  梁 冬:哦,闻鸡起舞,对。
  徐文兵:“闻鸡起舞” 是什么时候?
  梁 冬:应该是四、五点吧?
  徐文兵:哎,古代有一句诗叫 “三更灯火五更鸡”,或者叫三更(jīng)啊,半夜三更(jīng)、半夜三更(gēng),“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立志时”。就是说古代人学习,学习到什么?三更天。半夜三更是什么,学到子时十二点还不睡,然后稍微睡一会儿到五更天,四、五点钟又起来了。风雨如晦,鸡鸣不已。这就是古人治学的那个勤奋劲儿。
  梁 冬:啊呀,我现在越来越觉得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境界其实挺好。
  徐文兵:其实 挺好,你得心静啊。现在人是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最后一团糟。
  梁 冬:也是。
  徐文兵:所以这个他里面落了一句话。记住鸡鸣就是我们说的那个接近平旦。平旦我们说是六点。鸡鸣大概就是~鸟啊,我们为什么叫朱雀?它是应南方的,跟太阳是同步的。你看候鸟,春天来了,候鸟来了;太阳往回缩了,冬天来了,候鸟走了。这个鸟为什么叫朱雀,它有火热之性,跟太阳是同步的。每天早上起得最早的,我们还没睡醒呢,就被什么春眠不觉晓……
  梁 冬:处处闻啼鸟。
  徐文兵:被鸟叫(吵醒)。鸡也好,鸟啊属于一类,叫得非常早,也就是早晨太阳将将还没出来那会。所以鸡鸣我们姑且把它跟平旦放成一块。那么这个合夜是指什么时候?合夜相当于夜半子时。
  梁 冬:子时的时候。
  徐文兵:哎,就是说从晚上六点到半夜十二点阴开始了吧。阴开始这一段他落掉了。就是说从黄昏到合夜,黑夜开始了,阴开始了,是吧。阴开始了就是什么?
  梁 冬:阴中之阳。
  徐文兵:阴中,《黄帝内经》后面说什么?从合夜到鸡鸣就是从半夜十二点到天亮,这叫什么?阴中之阴也,然后呢?
  梁 冬:鸡鸣至平旦。
  徐文兵:那么就从我们晚上六点到半夜十二点是什么?阴中之阳。
  梁 冬:哎,刚才讲到人约黄昏后,这个昏呢就可能是黄昏,那个阳中之阴,就是天开始黑了。
  徐文兵:天开始黑了,阴气始生。
  梁 冬:对,然后到什么时候?
  徐文兵:到半夜。
  梁 冬:到半夜几点?
  徐文兵:十二点。
  梁 冬:大概十二点钟的时候。
  徐文兵:子时,正对午时的那一段。我们一般古代人都叫打更(jīng)嘛。打更就是 “注意火烛、小心盗贼”。就有一个值更的更夫,我们叫更(gēng)夫。一般叫一更天、二更天。
  梁 冬:一更是什么时候开始啊?
  徐文兵:你把半夜三更一对你就知道了。半夜三更对子时,十一点到凌晨一点这是三更天,它正对它那个时间应该是十二点,就是正时。往前推,九点到十一点二更天。一更天呢,七点到九点。
  梁 冬:我一直以为半夜三更是两、三点钟的时候。
  徐文兵:没有。半夜就是三更天。你看四更天是什么?人熟睡的时候,一点到三点,就是我们说丑时——四更天。到五更天差不多鸟叫了,人就该起床了。这什么?三点到五点。这时候我们说起五更睡半夜,什么意思?半夜十二点才睡,早晨四点来钟就起了,这说明人很辛苦。但真正的我们一般都在打更的时候就开始二更天睡觉,五更天醒来。古代人点卯大概就五点到七点就点卯打卡上班了,多辛苦啊。
  梁 冬:那些朝庭官员一大早五、六点钟,天黑着,就在门口等着。
  徐文兵:点卯。
  梁 冬:所以以前古代做皇帝很不容易。
  徐文兵:对啊,这就是我们说《黄帝内经》把这个二十四小时大概分成四块。就是从平旦到日中、日中到黄昏、黄昏到合夜、合夜又到鸡鸣。在我这儿理解啊,我跟很多注家不太一样的是:他们把鸡鸣放在半夜三更。看过高玉宝那个《我要读书》那个小说和连环画都知道有个故事叫《半夜鸡叫》。说有个恶霸地主叫周扒皮,为了逼着农民、长工去干活,去到地里干活。他半夜就~一般,古代人没有表,就是鸡叫了。鸡叫头遍,大家该起床了,鸡叫二遍洗漱完毕吃点东西,鸡叫三遍我就下地了。结果这小子尖酸刻薄,半夜就跑到鸡窝那儿学鸡叫。
  梁 冬:那时候没有劳动合同法。
  徐文兵:没有劳动保障法。所以他们把鸡鸣对到半夜。我认为这书上这儿有错解,漏了一点东西。你不能把半夜闹成鸡鸣。
  梁 冬:回到文章里面,他说到 “故人亦应之”。
  徐文兵:就是说人体阳气的变化也是这么跟着一天二十四小时这么走的。早晨六点到十二点,人的阳气萌动,而且萌动的很厉害,是上升趋势。所以我们经常说,“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你对一下《四气调神大论》里面怎么讲,“春三月,此谓发陈,披发缓行,以使志生”。啊,就是 “广步于庭”,让自己去早早起来,哎呀,我这一天要干什么。然后呢,我怎么做,然后就做一系列的筹划和谋划事情。可是我们现在人,早晨阳气生发的时候,他在昏睡。昏睡是什么?
  梁 冬:收敛阳气?
  徐文兵:是阴嘛!
  梁 冬:对呀!
  徐文兵:是吧!该阳的时候不阳,该阴的时候不阴。该到半夜睡觉,他睡不着;该到阳气生发的时候,他起不来。所以现在人就是完全跟自然节奏不同步,而且还是反其道而行之。到了这个分 24 小时对应 24 节气呢,我们简单地说一下,根据这段话,我们后面发明了 “子午流注学说”。现在一些搞这个中医普及的一些人经常在提到这个 “子午流注”,啊,它其实跟这儿来的。
  梁 冬:那关于这个 “子午流注” 的情况呢,可能很多朋友都很关心呐,其实还有一个 “灵龟八法”。
  徐文兵:啊,“灵龟八法” 是扎针的方法。
  梁 冬:也是这个扎针方法。关于 “子午流注” 和 “灵龟八法” 这东西呢,马上继续回来和大家一起分享。
  (片花)
  梁 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仍然是和徐文兵老师呢一起哦,来学习这个《金匮真言论篇第四》,刚才讲到呢这个一天当中也是有阴有阳、有阳中有阳、阴中有阴。不过讲到此处呢,又讲到这个 “子午流注”,根据一天的变化。
  徐文兵:《黄帝内经》给你指了个大概的方向,后面的医家呢就根据这个观察,就是说一天 “阳气” 是那样变化了,它也有个节奏。那么我们人体的阳气,人体对自己身体各个器官脏腑的关注程度它也有重点。在某个时辰,它那个阳气呢,你的心神大概在关注某个阳气,某个脏腑,所以我们就总结了一个更细的就是 24 小时对应十二脏腑的这么一个理论。
  梁 冬:这个您得跟大家讲讲。
  徐文兵:简单地称之为子午流注。子是什么意思?子时。
  梁 冬:对!
  徐文兵:午是什么?
  梁 冬:午时嘛!
  徐文兵:午时,啊,就简单概括这个时辰,我们有 12 个时辰。从子开始,然后呢,到那个亥结束。我们都知道,这个还对应了十二个动物,这个跟动物呢,更有意思,他是观察物候,什么叫物候啊?不同的时间段有不同的动物在活动。你比如说子时对应的是谁啊?
  梁 冬:鼠嘛!
  徐文兵:老鼠,老鼠是半夜出来活动的。
  梁 冬:噢~
  徐文兵:发现没有?人睡着了,突然 “窸窸窣窣”,啊,“叽叽喳喳”,诶,老鼠在磨牙,老鼠出来了。人睡了,老鼠出来,这跟它的属性有关。
  梁 冬:嗯!
  徐文兵:啊,所以我们现在很多人自认为什么很科学搞科研的人,是把给人吃的药喂给老鼠吃,你觉得这从哲学上合理吗?
  梁 冬:应该是有问题的,对吧?
  徐文兵:应该是有大问题的!它完全生活节奏、节律是跟人相反的。我们中药有个巴豆,知道巴豆吧?
  梁 冬:我知道!
  徐文兵:巴豆能……
  梁 冬:拉肚子嘛,对不对?
  徐文兵:对!都知道巴豆能让人泻肚子,而且有的泻得厉害还能把人给,拉肚子拉死。但是你知道那个巴豆给老鼠吃了,老鼠什么反应?
  梁 冬:胃口大增?
  徐文兵:哼~
  梁 冬:拉不出屎?
  徐文兵:哼~ 诶哟,你还真有悟性。巴豆另外一个名字叫肥鼠丸。
  梁 冬:真的啊!
  徐文兵:这个老鼠偷吃巴豆以后吧越吃越胖,越吃越胖……
  梁 冬:这个~ 这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哈!
  徐文兵:“匪鼠所思”,所以你要是拿巴豆喂老鼠,诶,看巴豆能让老鼠增胖,然后再用到人身上,把人给拉死了。
  梁 冬:这个故事我觉得太经典了,太能说明当今的这个拿老鼠做试验的这个事情的荒谬性。
  徐文兵:非常荒谬,我见过很多说打着科学旗号发展中医的人,就是拿动物做实验,还有一个做实验说:制造一种食积症,就是说要体验中医消食化积,他给那驴不停地吃,不停地吃,最后就是说驴就不想吃了,不想吃了以后,他打这驴,我说你是制造肝郁气之症呢,还是在制造食积症呢。所以现代人啊,已经蠢到了这个把人和动物等同并列的这种程度,他不尊重人的有差异性。
  梁 冬:我还听说很过分的事情,你们中医学院,还在老鼠身上扎针灸咧。
  徐文兵:老鼠身上扎针灸,有有有。
  梁 冬:呵呵呵,也干过,扎个足三里什么的。
  徐文兵:有有有,有。扎针灸那没准还给这老鼠治病呢。总比老鼠给它闹一个…… 还有呢,制造相思病。
  梁 冬:诶,相思病是什么病?
  徐文兵:他就让两个老鼠,或两个猴,本来是一对配偶,在发情期就让它隔着一个玻璃,互相看见,但是碰不见,说是要制造这种情欲不遂的动物模型,然后再给中药,说是中药能治这种害了相思病,得了这种出现一系列症状的人。
  梁 冬:夫妻两地分居嘛。呵呵呵。生生的给那些夫妻两地分居的人吃点药。
  徐文兵:以后有机会把这些动物实验病例总结一下,挺有意思的。
  梁 冬:啍,太过分了。所以应之时就是子午流注,对不对?
  徐文兵:诶,子时代表说,物候哦,老鼠出来了。然后丑时为什么对(牛),丑时是什么?
  梁 冬:丑牛嘛。
  徐文兵:一点到三点,为什么,那会儿是牛呢?
  梁 冬:牛据说应该是在反刍。
  徐文兵:牛有个特点,它有四个胃,先吃,牛有四个胃,你整天吃百叶,那么多百叶哪来的?全是我们一个牛有四个胃,要是一个牛一个舌头贡献,贡献不了那么多,食草动物。
  梁 冬:是不是有些黑的百叶,白百叶啊。
  徐文兵:有黑百叶,有白百叶。牛呢,它就一般在这个时候,它卧在那儿反刍。就把胃里面吃进去的草料,捯出来,在那就磨,放到嘴里去嚼,就是牛在反刍的时候,这叫丑时,下一个呢?
  梁 冬:子丑寅。寅嘛。
  徐文兵:就你属的老虎,寅是什么?
  梁 冬:寅时,那就是……
  徐文兵:你沒见过老虎,但你知道什么?猫,老虎也是猫科动物,一般这会儿,早起的鸟儿有虫子吃,老虎在这个时候已经出动了,起得非常早。你是个睡虎。睡到
  …… 睡地虎。
  梁 冬:我最近发现呢,我开始呈现出虎性了,常常四五点钟就开始醒了。
  徐文兵:这老虎,寅时。然后呢,就是该卯时,就是兔。
  梁 冬:卯时。点卯点卯。
  徐文兵:对,点卯,这个时候上班了,兔子出来了,直奔虎口,一个食肉动物,一个食草动物。辰。
  梁 冬:辰龙嘛。
  徐文兵:辰龙啊,这个龙到底什么东西呢,我个人研究呢,是古代跟鳄鱼近亲的这么一种冷血动物,披鳞挂甲,它必需等太阳升到差不多一定时候,它才出来活动,所以叫辰龙。巳蛇呢,蛇就更不用说了,更是个冷血动物,足够暖,它才出来活动,叫巳蛇。到了中午。
  梁 冬:午马。
  徐文兵:我那属相,辛苦奔波,一日千里的那个马。
  梁 冬:诶,按道理说,阳气最盛的吧,马呢应该是更冷才行啊,那个逻辑啊。
  徐文兵:为什么更冷,它阳气足啊。
  梁 冬:对,你刚才说龙啊,蛇啊,是因为冷,所以它等到太阳出来嘛。
  徐文兵:对。
  梁 冬:那最热的时候,应该对应最冷的动物。
  徐文兵:马这个动物,你发现它有阴阳两面,它的奔跑能力,它的负载能力都挺强,但马胆子最小。你看过一个我们文革时候演的电影,叫《青松岭》的没有?
  梁 冬:没有。
  徐文兵:里面就描写一个钱倌赶车嘛,马路过一个枯树,呱,就惊,它古代写那个惊字。
  梁 冬:对,下面有个马(驚)。
  徐文兵:上面一个尊敬的 “敬”,底下一个 “马”,你看 “惊骇”。
  梁 冬:骇字旁边也是个马。
  徐文兵:这马,胆子就很小,所以就可能它阴的一面。
  梁 冬:很容易受惊吓。
  徐文兵:很容易受惊吓。
  梁 冬:受恐吓。
  徐文兵:通心啊。
  梁 冬:马是通心的,对不对?
  徐文兵:马,什么也都通心。看你怎么着了,怎么做。但是这个,中午这个时辰,这个十二点,是通心的,要养心的人,中午这会儿眯一会儿。
  梁 冬:对,所以十二点钟的时候,睡一下觉。
  徐文兵:养心。
  梁 冬:对。然后就是下午了,对不对。
  徐文兵:未时。
  梁 冬:未时。
  徐文兵:羊,热,是吧。都说羊肉热,其实羊奶更热。现在这种牛啊,闹得这么多风波以后,人们都不敢喝牛奶了,改喝羊奶了。
  梁 冬:问题是哪有羊奶卖呢?超市有卖的吗?
  徐文兵:你怎么一想就是超市啊~想追求一点贵族化、个性化的生活,不可能……
  梁冬:在家里养一个?
  徐文兵:不可能在超市里买,只能交几个农民朋友,让人替你养一个。
  梁冬:这个玩得很新潮啊,很高级。
  徐文兵:对。将来有孩子以后,其实有些功夫是值得下的,避免你将来很多不可估量的损失。
  梁冬:红叶老师就常常建议我们喝点羊奶,他说羊奶好。
  徐文兵:哎。羊奶是温性的,羊肉也是……
  梁冬:好喝吗?
  徐文兵:没喝过。我从小对这个奶就不耐受,我消化不了奶。咱是苦命,只能吃面糊糊。
  梁冬:我有一次非常深刻的体会,就是平常在超市里买的这个羊肉吧,吃了没什么事。有一次有朋友从内蒙拿了只羊肉……
  徐文兵:你已经第二次说这事儿了……
  梁冬:这这说…… 足可见这事儿在我生命中有多重要。
  徐文兵:咳咳咳…… 这是触及到你这心神了。
  梁冬:嗯!
  徐文兵:就是对它印象很深。羊呢,我目前知道的羊是非常对食物挑剔的一个动物,所以它一般人工圈养成功率不是很好,只好还是放养。所以这个羊啊,你给它加饲料…… 很多动物,我们家畜,很多家畜都吃饲料……
  梁冬:对。
  徐文兵:现在一帮混账人就给牛还…… 牛本来是吃草的,他给牛(吃)磨成的那种骨头粉……
  梁冬:牛骨粉嘛……
  徐文兵:是吧?什么下水磨成粉,结果闹了疯牛病。你本来给吃草的动物吃肉,本来这有问题。唯有这个羊对饲料还是很挑剔的,所以中国人的文化很大程度是个 “羊” 文化……
  梁冬:“善” 呐……
  徐文兵:你看我们很多字……
  梁冬:对,最好的字儿…….
  徐文兵:好字儿,全是。“美”,美不美?羊大为美。“吉祥”,一个 “羊”。“善良”,一个 “羊”。
  梁冬:义(義)……
  徐文兵:全是 “羊”。所以以后有机会专门研究一下可爱的 “羊”,呵呵呵。
  梁冬:唉,那 “羊” 之后呢?
  徐文兵:“羊” 就 “猴” 了。
  梁冬:咱们讲这个不是为了讲十二(生肖)对吧?
  徐文兵:咱们这儿就是说你观察一下物候,什么动物什么时候活动的比较厉害。
  梁冬:那它跟我们这个身体的这个东西怎么……
  徐文兵:下一步就讲对应十二脏了。
  梁冬:对。
  徐文兵:下一个就是申猴。啊,酉呢是鸡,为什么对鸡呢?黄昏以后鸡就出现一个问题。它醒得早吧,跟着太阳走, 太阳一落山,它也看不见了,眼睛就瞎了。所以叫什么?雀盲症。一到酉时,就是到了 5 点到 7 点这个时间呢,好多鸟儿就早早地、就赶紧回家了,或者栖息下来,不飞了。为什么不飞了?看不见了。就是维生素 A 缺乏症。很多人也会出现这个问题,一到黄昏看不见人了,赶紧给炖点儿猪肝、羊肝儿,一吃,哎……
  梁冬:啊~~~
  徐文兵:这酉时。然后就是戌狗。戌时是狗,狗开始守夜。亥时,猪,呼呼大睡了。所以这是观察动物,随着这个十二时辰,阳气的变化而这么变的。
  梁冬:那这个东西跟人有……
  徐文兵:人的脏腑也是对应的。那我们先确立一个四季啊。
  梁冬:嗯!
  徐文兵:立春什么时候?几点?
  梁冬:立春在一天里面啊?
  徐文兵:对,几点算立春?
  梁冬:我觉得  应该是上午 7、8 点钟?
  徐文兵:你这春立得够迟的。
  梁冬:5、6 点?
  徐文兵:再说。
  梁冬:不可能 3、4 点吧?
  徐文兵:诶,3 点立春。为什么?你知道怎么划的吗?咱们确立四季,先立两个 “至”,冬至和夏至。这俩日子一定,一年就一半儿一半儿就分开了;然后再立两个 “分”,春分、秋分;那么冬至和春分之间,谁啊?
  梁冬:哦,那就是立春。
  徐文兵:立春嘛。
  梁冬:所以应该是在 12 点到 6 点中间……
  徐文兵:12 点到 6 点中间是几点?
  梁冬:所以是 3 点
  徐文兵:3 点嘛,3 点立春。古代你看道家几点起来修炼、打坐、吐纳、呼吸啊?
  梁冬:都是 3 点哈?
  徐文兵:3 点!
  梁冬:所以很多朋友啊,想追求出家人士生活,很不容易的。
  徐文兵:你别看…… 呵呵,那你得 7 点得睡。
  梁冬:这倒挺好的,呵呵。
  徐文兵:呵呵,对阿,我们 7 点还看新闻联播呢,8 点还等着看电视连续剧呢。
  梁冬:对。
  徐文兵:10 点、10 点多钟,11 点还听国学堂呢。
  梁冬:很不容易啊,更不容易啊。
  徐文兵:你再 3 点起来……
  梁冬:更不容易啊,各位同学还是在网上收听吧。
  (片花)
  徐文兵:所以你立春,针对二十四节气那个时辰,就是什么?3 点。
  梁冬:哦~,原来是这样。 
  徐文兵:那立夏呢?
  梁 冬:立夏肯定就是……
  徐文兵:六点到十二点中间,几点?
  梁 冬:九点啊?
  徐文兵:九点就立夏了!那么立秋呢?
  梁 冬:立秋肯定就是下午三点了!
  徐文兵:下午三点立秋。立冬呢?
  梁 冬:下午六点。
  徐文兵:下午六点立冬(应该是晚上九点点)。所以这个四季你看吧。
  梁 冬:都区分好了?
  徐文兵:唉,春生、夏长、秋收、冬藏!一日之计在于晨!咱们可能立春那天还冷呢,咱们不建议起来,差不多过了春分的时候该起来了吧!我建议了我的很多病人,他们找我看病以后,其实他改变了一个第一生活观念,就是说你忙啥呢?这么忙这么累,图啥呢?后来他们人(家)发现,哦,原来我现在是以妄为常!
  梁 冬:以酒为浆!
  徐文兵:以酒为浆就不说了,我治很多病人原来喝两瓶啤酒,让我治了能喝五瓶。
  梁 冬:呵呵呵~~~
  徐文兵:耐受力提高了,第一改变了他这个妄,第二改变了他的生活习惯。我们很多人是什么,点灯熬油,置之死地而后快!就把自己置于一个危险的境地以后,突然脑子里出灵感。有的人还抽着烟,不停的抽,满屋子烟雾缭绕,处于缺氧状态,这种缺氧状态导致什么?人到特别危险的时候本能就被击发,然后就好多灵感。
  梁 冬:很亢奋。
  徐文兵:很亢奋,很多灵感,然后文思泉涌,“哗哗哗” 就写。但是你知道吗,这是一种不健康的方式,是吧?这叫 “杀鸡取卵、竭泽而渔”!我就建议他们慢慢改一下,我说你试试改早晨五六点钟,鸟儿在叫,空气清新的时候,你推开窗户换换气,你在那会写点文章,你试试,那种灵感也会有。
  梁 冬:明天早晨就这样!
  徐文兵:呵呵呵,明天早晨…… 没事,为时不晚。
  梁 冬:徐老师,有一个技术问题啊,我看到有一个广告,经常在播的,就是有一群人深夜的时候很亢奋,说上火了,然后来一个凉茶,那种方式就是说深夜亢奋然后喝凉茶?
  徐文兵:这就是一个雪上加霜,这是一个害上加害。你看我们夏天很热,外面很热,然后你灌一杯冰水,外面受的是热度,肚子里边受凉度,他受两个夹攻。
  梁 冬:对!
  徐文兵:结果中暑了。中暑的表现是什么?又有热又有湿。我见到很多人心情特亢奋,或是性欲很亢奋的时候他干嘛?他说我冲个冷水澡。
  梁 冬:对,以前都说嘛,有的年轻的朋友很焦虑,为某些事情,是吧?你实在不行的话就洗个冷水澡。
  徐文兵:其实那没用,一点用没有。我们都知道,你比如说普通东西着火了,我们拿水给它滋灭了。大家都知道,如果化学试剂着火了,比如汽油着了、柴油着了,或者什么化学燃料,什么烯料着了,那会儿你改滋水吗?你越滋水那火越大。那怎么办?
  梁 冬:用土。
  徐文兵:那会儿就拿土埋,或者是拿什么,那种专门灭那种化学燃料的那种泡沫。
  梁 冬:石棉~~对!
  徐文兵:就给他覆盖了,隔绝空气,是吧?
  梁 冬:对!
  徐文兵:就是说治疗你这种心火、亢奋的火,或者是那种性欲的火,他应该有一种专门治它的这种,平衡它的这种热性的东西,而不是物理的温度。所以我们是内面燃烧的心火,外面又受着冰水的刺激,然后两个邪气共同干掉自己。
  梁 冬:我觉得这个哲学就是 “很多人把自己的身体当成机器了”。
  徐文兵:对,对对!
  梁 冬:这是一个哲学问题,是吧?
  徐文兵:嗯!
  梁 冬:因为它是当成机器,所以它自然而然就把机器观……
  徐文兵:简单粗暴。
  梁 冬:机械观,是吧?
  徐文兵:嗯对!
  梁 冬:今天晚上很有收获啊,感谢徐老师来到我们的国学堂现场。下一周仍然是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再见!
  徐文兵:再见!
 
《金匮真言论篇》第十讲
《中国之声》播出时间:2009.08.01
 
  夫言人之阴阳,则外为阳,内为阴;言人身之阴阳,则背为阳,腹为阴;言人身之藏腑中阴阳,则藏者为阴,腑者为阳,肝、心、脾、肺、肾五藏皆为阴,胆、胃、大肠、小肠、膀胱、三焦六腑皆为阳。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晚上的国学堂,依然是和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一起来学习《素问 · 金匮真言论篇第四》,徐老师好!
  徐文兵:梁冬好,听众朋友们,大家好!
  梁冬:上一周的时候我们讲到了,“天之阴,阴中之阴也,鸡鸣至平旦,天之阴”,然后又是 “天之阴”,为什么?“阴中之阳也。故人亦应之。”
  徐文兵:这个呢,就是我读的这本《素问》呢它有一个脱漏,在正常的《素问》里边它是这么说的,它把鸡鸣规定成半夜子时,半夜鸡就叫了,把合夜对应成黄昏,所以说从合夜至鸡鸣,天黑了吧,是阴,这段时间是逐渐走向特别黑暗的那个阶段,
  梁冬:属于是阴中之阴。
  徐文兵:阴中之阴。从子时,半夜子时,你别看最黑暗了吧,黑暗之中孕育着阳光,所以我说冬至一阳生,其实到半夜之时呢,尽管最黑暗,但阳气也开始生发了,所以他把从半夜到平旦,就是天亮那个阶段,也是黑夜,但它叫阴中之阳也。这是古人对一天二十四小时的一个分类的方法,我们可以看出来,他不是跟我们一般人的认识是一样的。我们一般是用这个天热不热,或者冷不冷来评论这个阴阳,古人是看趋势,看你将来发展的势头。尽管还不是很热,但你的势头很旺,我就跟着你走,所以有个成语叫趋炎附势,我们判断是趋炎,下午热,那应该是阳中之阳,上午冷那应该是阳中之阴,不对。人家是什么?附势,看它发展势头,你别看上午不是很热,但太阳一直是往上走的,这个是发展势头……
  梁冬:所以属于阳中之阳。
  徐文兵:对,阳中之阳。下午你别看热,但是太阳逐渐在往下沉。
  梁冬:就属阳中之阴。
  徐文兵:哎~!所以你说炒股票是在大家都入市火爆的时候,有的人就看出要走下坡路了,人家就抛了,我们还追着往上赶,接着就被套进去了,是不是?借你一双慧眼,你能看出来它的发展势头,看出发展势头它是说它属于阳气很足,它会逐渐往上走,这就是需要人去用心去体会。
  梁冬:对,那你觉得现在中国股市是阳中之阳呢,还是阳中之阴呢?哈哈……
  徐文兵:我就知道现在股市又涨了。但是作为医生来讲,我觉得他应该恪守一个职业道德,就是什么?――心情一定要平静。如果你去炒股,你的心情跟股市一样起伏跌宕的话,我觉得你不可能有一种平静、安详、平和的心去体会病人的脉搏。心有所属,心有牵挂,你心不在焉你给人看病,我觉得体会不到,也可能是我这种能力啊。也有那种高手,上午炒股,下午看病,或者一边炒股一边看病有这种高手。我反正做不到。
  梁冬:所以很多人都认为这个炒股呢,是生活职业之外的一个事情,算是业余爱好,其实啊,他可不可能把它分得那么开的,当你真正投身进去之后呢,你就没有那么从容了。这话就说远了。说回来,今天我们讲到这个 “夫言人之阴阳,则外为阳,内为阴。”
  徐文兵:上一期节目《金匮真言论》的第二部份的第一段讲的是怎么划分昼夜的阴阳,我们上期也讲了子午流注,就是说从子时,一直下来到午时,然后再到亥时。这个,依据这段话,后世又发展出了子午流注理论,它把那个各个时辰对应的脏腑呢,都按那个经络,就是我们讲后天之气那个流注的顺序,全部给贯穿起来,你比如说从三点到五点是属于肺,五点到七点又属于大肠,七点到九点呢属于胃,这就是我们经络理论对《黄帝内经》的一个进一步的发明,啊,以后我们有机会再讲。今天我们讲呢就是第二部分的第二段,就开始划分人的阴阳,你知道了四季的阴阳和昼夜的阴阳以后,目的是什么?目的是让你拿你的人的脏腑经络气血去应和天地的节奏和变化啊,所以就两个字:一个是要 “和”;一个叫 “谐”。“谐” 是什么?一样,(皆嘛),就是一样、共振,频率是一样的。就是天亮了你出来,日出而作;天黑了你休息,这叫 “谐”。什么叫 “和” 呢?就是不要太过,天气太冷的时候,你要跟它 “谐”——就我去冻着,你要去穿棉衣、睡火炕,你不要让它太冻,把你冻坏了。夏天呢太热了,你稍微呢树荫底下坐会儿,扇扇扇子,不要让自己热得中暑,这叫 “和”。“和” 是不同;“谐” 是同。
  梁冬:那,什么时候应该 “和”,什么时候应该 “谐” 呢?
  徐文兵:就是要掌握那个 “度”。所以中医不好学就在这儿呢。很多人告诉我:你告我从哪儿走吧?我往哪个方向走?你比如说,每次你去接我,我在东三环,东南三环角华威……
  梁冬:华威桥,龙头公寓以下,嘿嘿嘿嘿……
  徐文兵:录音地点呢在金融街,西二环,很多人说,哎,你就说怎么走?那我就问了,你是采取什么方式?你开车来,还是坐地铁来?或者你坐直升飞机来?另外你什么时间来?你赶上高峰,你走的路线和你平常路线都不一样。所以我们经常说:“道可道,非常道”,意思就是说,你不给我具体条件,我没法给你指一个方向,但是它有一个规律可循是什么呢?就是说你先知道天地的阴阳、昼夜的阴阳、然后知道你的阴阳,然后知道你的限度,这样你就知道什么时候去 “和”、什么时候去 “谐”。
  梁冬:可不可以这样理解呢?在限度比较低的方面呢就先 “谐”,“谐” 不了呢就 “和”。
  徐文兵:呵呵,快到崩溃的时候一定要 “和”,在往那个极点走的时候一定要 “谐”,是吧?夫妻打架打到快离婚的时候,肯定一个人得服软,你要还是 “谐” 的话……
  梁冬:就两个人都那么硬的话……
  徐文兵:都那么硬,你硬我也硬,这叫 “谐” 嘛,那就只能崩盘了。你硬的时候我软一下,我回头再收拾你,是吧,敌进我退,敌疲我扰,哦,这叫 “和”,这是维持这么一个系统。
  梁冬:就是敌人是弹簧,你弱他就强。                            
  徐文兵:对。所以这个度的把握,人我觉得处事为人的聪明和智慧,包括养生保健的,你想维持你的身体健康,它也是维持一个系统,是吧?这个系统你要让它发挥到极致,这是往那个极点走,这会儿一定要 “谐”,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这是年轻的时候干的事儿,快到极点,快崩溃的时候,一定要 “和” 了,知道退让、知道让步、知道妥协,这就人就活出来了。所以我们经常说一句话叫辅佐,我记得你前面有一个片头语说:辅佐中医中国文化,发扬光大,其实这个辅佐用得很好。中国文化有好的一面,我就顺着他走,这叫什么?
  梁冬:辅。
  徐文兵:辅一把。什么叫佐?你有糟粕的一面,灭绝人性的一面,压抑人性、为统治者服务的一面,我就要提出批判,要抛弃它或者要批判它,这叫什么?
  梁冬:佐。
  徐文兵:佐。佐就是不同,反佐,我们经常说……
  梁冬:意见相佐。
  徐文兵:诶,意见相佐。我们炖肉的时候加点儿佐 [E1] 料。什么叫佐料,肉是寒性的我就加点热性的,这叫佐料。所以,我们现在人说文言文都不说了,都说白话文,白话文一说呢,把古代文言文那种反义词……
  梁冬:也连在一块儿了。
  徐文兵:连在一块儿了,变成一个同义词了,我们经常说你怎么这么不舍得?我说你是不舍还是不得?本来舍和得是个反义词,我们现在变成了一个词叫舍。
  梁冬:哎,这个中国文化文字里面很有意思啊,辅佐,舍得,全都是这样哈。
  徐文兵:全都这样,是相反的!我们经常说:诶,你辅佐一下他,那你是辅他一下还是佐他一下?我们说古代人讲:这个人有王佐之才。什么叫王佐之才?敢这个揭龙鳞,敢触怒龙颜,敢给皇帝提反对意见的那个人叫王佐之才。
  梁冬:噢~。
  徐文兵:噢,拍马屁,阿谀奉承,皇上说往东咱就往东,皇上说往西就往西,那叫光辅没佐。所以你看这个 “和谐”,我们说和谐社会,和谐社会难道就是和吗?或者难道都是谐吗?不对,该和时候和,该谐时候谐。
  梁冬:嗯,对,稍事休息一下之后,马上继续回来。
  梁冬:是的,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大家好,欢迎收听国学堂。刚才讲到这个辅佐,辅佐,这个辅和佐是很不一样的。就像和谐,和谐,和和谐也是不一样的。舍得,舍得,舍和得也不一样的。所以呢,在这样的一个过程当中呢,我觉得我们就发现了这个中国文字它是怎样被改造成为这样一种情形。你觉得它后面的原因是什么呢?
  徐文兵:就是我们一直搞这个文化普及运动,其实就是一个舍优秀向低俗靠拢的这么一个运动。
  梁冬:这叫江滨当
  徐文兵:诶~ 把繁体字简化成现在的简化字是为了扫盲。扫盲倒是让大家都认得字了,可是那个识的过程,大家都离开那个繁体原来那个样,大家都不识字了。这是没办法,我觉得呢,把基础打实了,大家就是说先扫了盲,然后认了字,然后再一步步发展。这样可能地基打牢了,以后还得发展。但是中国文化有一个特点,他是早熟而且特别有超人的智慧。我们不能把这些优秀的金字塔尖的东西砍掉。为了我说(的)寻求那种地基的平衡。所以我觉得,所谓搞新文化运动以后呢,推行的这种繁体字和白话文运动其实是让人的思维和智慧退步的一个运动。但是呢,从道家观点来看,是吧,收回拳头,再往出打。
  梁冬:也不是坏事!
  徐文兵:哎,也许更有力量。
  梁冬:哈哈哈……,所以嘛,就是有一个朋友说:“要不是因为别人都不读书的话,你读一本书有什么用呢。” 哈哈哈……
  徐文兵:没错,没错。
  梁冬:好啦,继续往下。“夫言人之阴阳,则外为阳,内为阴。”
  徐文兵:这就开始触及到我们中医的最核心的一个理论。就是阴阳理论。我记得我们上中医学院的时候,我们中医基础上来就会讲阴阳理论。当时,我就记得我问一个老师啊,为什么要学这个阴阳理论。
  梁冬:这个问题很好嘛。
  徐文兵:对,你告诉我为什么啊?另外,我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说,阴阳和矛盾。
  梁冬:是什么关系。
  徐文兵:我们学过毛主席的矛盾论,实践论。这个阴阳和矛盾有什么区别,这就是我学中医我一直,你包括古代人学中医也讲,他会也讲阴阳。但是呢,总有一个问题就是,老师就是不告诉你为什么要讲阴阳。
  梁冬:是不是老师自己也不知道啊?
  徐文兵:老师可能知道。
  梁冬:他不告诉,就不告诉你。
  徐文兵:就是你,好好没下好功夫。没到点拨你的时候,人就不告诉你。姑且这么理解。我们讲了这么半天这个上古天真论和四气调神论。其实我们讲了个什么?人和天地的关系。
  梁冬:对
  徐文兵:你把天地再去掉,我们在讲一种关系。什么叫关系。就是说你活在这个世界上,你来到这个世界上,你要跟这个你生存的这个环境,肯定有天造地化。是吧,你有关系,什么叫关系?
  梁冬:relationship!
  徐文兵:哈哈哈,relationship!这个关系你要是给他解释一下,我觉得关系姑且这么理解。就是,是一种物质、能量和信息的交换。如果没有这个交换,关系不成立。比如说,咱们说拉关系,走后门我得拎两瓶酒,拎条烟。这叫什么,我拿的物质去交换。我穷地没有烟、没有酒,但是我还想拉点关系,怎么办,我上你们家,给你们家扫院子,换煤气罐。是吧?好多人靠这种热忱的服务,也把这个,获得了领导的青睐。最后也把想要的东西得到。这叫奉献什么?
  梁冬:奉献的是?
  徐文兵:能量。我给你干活嘛。
  梁冬:对对对!
  徐文兵:你一来了,把你家院子扫干净,把你皮鞋擦得倍儿亮。是吧。你刚才说那个拍马屁是什么,信息交换。我要说好话,哎呀‘你怎么长这么帅呀’(梁冬:真的吗?哈哈哈……)你这个事怎么干这么漂亮啊,这叫信息的交换。所以你看吧,人和人想发生关系,离开这三个就姑且不成立。但是我们想研究这么多错综复杂的关系,就像我们想研究数字一样,最后我们想把它简单一点儿,把所有的关系归结成最简单的一种模型,就好像我想用一种抽象的东西概括所有的关系,怎么办,你得找一个东西,那么说最基本的关系是什么?
  梁冬:男、女。
  徐文兵:男女关系。
  梁冬:对吧,就是以前我们去女生宿舍,上面写 “有什么关系”,我们都写尚未发生嘛,哈哈哈……
  徐文兵:你填履历表,什么关系:男女关系。归结到就是说不管你和自然界也好人和人之间也好,想发生这种物质能量和信息的交换,最起码要具备两个元素,我们就把它称为什么——阴阳。中国也用阴阳代指男、女或者性行为的关系。你用一个抽象的东西,概括了很多具体形象的东西。你比如我们说 1,你给我拿出个 1 来。
  梁冬:1 是什么?哪个 1 啊?
  徐文兵:1234567 嘛。
  梁冬:拿不出来。
  徐文兵:你伸出一个指头,我说那不是 1,那是一个指头,你拿一支笔,我说那是一支笔。到底 1 是什么,1 就是我们给人灌输的一个抽象的概念,但是它虽然不代表具体的东西,但是它涵盖了~~ 你可以代指任何东西,一个苹果、一个梨。所以你看这个阴阳是我们中国人的智慧的一个这种符号,他发现了人和自然界、人与人、身体内部各个脏器(之间)存在着那么错综复杂的关系,但是我想把复杂的东西简单化,怎么办?我创立了一个关系学,这个最基本的关系学叫做什么,阴、阳。阴阳,就是什么?一个男一个女,一个向阳面的一个向阴面的,一个空的一个实的,它可以概括。那么当我想更复杂一点儿解释,就是人和自然人与人之间的那种更多的关系的时候,我又发展出来一个什么,五行。五行学说说什么呀?关系呀。木火土金水相生相克,它绝不代表具体的事或者物,我们经常说木就是那个树,那个金就是那个铁,不是!它是一种极端抽象的,但是无所不包容的一种东西,就是解决更为复杂的关系了。
  梁冬:就是五维体系嘛。
  徐文兵:当五个还不够的时候,那就是易经的八卦。(梁冬:六十四。)一下儿六十四推广无穷,所以记住我们道家的文化是什么,研究关系的文化。阴阳学说就是把所有的复杂的东西我给你简单化。所以一个好的老师是什么,把复杂的问题讲简单了。当你听一个人说了,那么简单的事,经他越讲你觉得越复杂的时候,你就得想想,这个人是不是在以其昏昏,想使人昭昭。所以中医学、阴阳学,是关系学。我们现在医学研究生命,多复杂,细胞、基因、DNA、RNA、脱氧核糖核酸,研究到多细微。但是你能不能高屋建瓴,有一种鸟瞰把握大局的方向,去概括你到底怎么了。这个人病了,怎么了,能不能简单的告诉我?阴阳。一下就说了。
  梁冬:深刻呀。那~ 但是会不会就有人说这个东西太笼统嘞?
  徐文兵:现在需要的就是笼统。因为我们现在很多东西走到了死胡同,死胡同到哪儿了?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只讲技术不讲方向,现在反而需要一个大的战略家哲学家出来,告诉这帮搞具体技术的人,你们的方向错了,而中医学千百年来一直是高屋建瓴,站在一种宏观的高度,在指示人们一个正确的方向。
  梁冬:前两天我在一个 EMBA 课堂上,一个老师讲的一句话讲得特好,他说:管理者是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的人,领袖是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的人。
  徐文兵:为什么叫领袖,说有的人是可以做宰相可以做皇上的,有的人只能去做师爷,做那刀笔吏呢,这就是他们着眼的角度不一样。古人有句话叫 “刀笔吏不可以做公卿” 啊,还有句话叫 “宰相肚里能撑船”。这个宰相是把握宏观大局的,把握宏观大局的人可以容下一些是是非非的小事,可是这个刀笔吏是什么,拘泥于细节,抠着字眼不放的人,做不成大事。但是具体事情让他去办,你放心。
  梁冬:还必须得有。
  徐文兵:哎,还必须得有。但是人得找对自己的位置。
  梁冬:对。
  徐文兵:做为一个医生来讲,如果你做为刀笔吏,人家来说我胃疼,你就来给人家看胃,那,很多心脏病的早期症状是以胃疼来表现的。
  梁冬:嗯。
  徐文兵:然后,你开点啊,颠茄, 三九胃泰,什么什么,
  梁冬:胃乃安。
  徐文兵:啊,回去吃,当晚心脏病发作,如果是一个高屋建瓴的大夫说,从这个胃疼的局部,然后探察他全身,然后发现说,你有这种胸痹——我们中医叫胸痹啊——早期的症状,你有这种心气,心阳不足的这些问题,现在又赶上了冬至的节气,心的阳气更受压抑,那你绝对有死的可能,而且你这个病有可能在阴中之阴,半夜子时之前,你要发作,
  梁冬:尤其不能那个时候上厕所,在厕所那个最阴的地方,
  徐文兵:哎,更不能到阴的地方,你说这个大夫是不是一个宏观的战略家。为什么说,以前说,不为良相,则为良医,治国那个相,就是那个宰相,
  梁冬:嗯。
  徐文兵:有宏观的战略考虑的,他绝对不是那个具体的技术工人。
  梁冬:然也,然也,好,稍事休息一下,马上回来。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依然回来到国学堂,依然是和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啊一起来学习《金匮真言论》,刚才呢,我们其实讲到了,这个 “夫言,人之阴阳…”。
  徐文兵:还没讲,
  梁冬:还没开始呢,其实呢,咱们开始得回来了吧。
  徐文兵:还没呢。
  梁冬:还没呐,啊,那继续,继续。
  徐文兵:补充个例子啊,就说,“只见树木,不同森林”,就容易出现一个什么问题呢,就是把人当成个零件,忘记了这个零件跟人体的全身有密切的关系。今天我还看个病人,这个病人是个中年妇女,乳腺癌术后,乳腺癌术后以后呢,他就用一种药抑制,防止这个乳腺癌复发,但是你知道你这个药的副作用是什么,是让子宫粘膜充血,然后就在子宫粘膜里面长了很多现在叫子宫肌瘤,但是她呢,吃完这个药,(医院开药大夫的) 回访,人家大夫,你猜大夫说什么?
  梁冬:说什么?
  徐文兵:我们只管乳腺。
  梁冬:嗯~
  徐文兵:这是一个,就是说,义正辞严的大夫说出来的话,然后这个病人还今天给我说什么,说我又接到这个原来给我做手术的那个医院的回访,就是给他吃这个药是一个大夫,当年给她做手术的是另外一个大夫,这个医院说,四年了,它有一个癌症的存活期的回访。回访说:“啊,你现在怎么样?” 她说:“我现在还活着呢,但是我现在子宫长了很多这种肌瘤。包括在宫颈外面都长出来了囊肿。他说,您不要跟我说这个,我只问你乳腺。哎,这都是实实在在的例子,但如果你这么看病人,那么说了,作为这个整体的这个人,她的感受,她的这个生存的质量,谁考虑过!
  梁冬:嗯。
  徐文兵:所以这个以前有句话叫,打仗么,叫党指挥枪。为什么叫党指挥枪?
  梁冬:还是要从政治的…
  徐文兵:在政治的高度上决定这些……
  梁冬:战略?
  徐文兵:军事家们,就是职业军人们,你(们)的枪往哪打。你往哪个方向打,什么时候该打什么时候不该打。军阀就没有这个战略高度,没有代表全……
  梁冬:全人民。
  徐文兵:全人民利益的那个高度。(大多数人民利益……)他只不过是看哪有钱哪有地盘就冲上去。所以医生这个职业,我一直想,医生一定要有哲学素养,医生一定要学哲学,而医生一定要学中医。因为中医就是在战略高度上,他把人当人,他不把人当机器,可以分拆、分解。他不把人当动物,他不把人孤立地离开天地,这个系统外去研究。
  梁冬:他以为人和天没有联系,没有一根绳子联系,就是没有联系的。手机还没跟着线呢,他不是一样可以联系。
  徐文兵:你看,这就叫关系。有人只看见物质。你给我来点什么烟和酒啊。有物质的东西。
  梁冬:对!
  徐文兵:没有看到能量有交换,没有看到信息有交换,没有看到一个眼神都代表着一种交换。是吧?
  梁冬:嗯,所以呢,您说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啊,就让我想起很多人啊以为自己是一个科学分子,其实呢,他是站在牛顿物理学的基础上来看待科学的……
  徐文兵:对对对
  梁冬:你刚讲牛顿的这个假设,是事物可以被拆分成若干部分的。这其实是经典牛顿物理学的一个观念。但这种观念呢是科学的——我们称之为叫最初层次而已。好,那说着就说远了。继续回来,咱开始可以往下讲了?
  徐文兵:没错,开始讲了。
  梁冬:“夫言人之阴阳…” 您再不讲我就不念了……,“夫言人之阴阳,则外为阳,内为阴。”
  徐文兵:这就开始划分人了,人的阴阳。这个人呢,我们首先看到的他是一个肉身。就是我们所谓的 “形而下(者)谓之器”。大家都能看见摸得到的我们先分它。怎么分呢,这个肉身啊,暴露在外的我们管它称为 “阳”,藏在里边的,就是 “阴”。
  梁冬:那舌头这种是可伸出来又可放进去的,算是 “阳” 还是 “阴” 呢?
  徐文兵:“阴中之阳”!
  梁冬:哈哈~ 好!好!好!好!
  徐文兵:对不对?阴阳无限可分啊。你看我们画的那个阴阳圆,一边是黑的一边是白的。但是白的里面又有黑的。黑的里面又有白的。你说男人是阳吧,应该是热的。但是男人就有一个地方特凉。
  梁冬:而且千万不能热的!
  徐文兵:诶,千万不能热了,热了就坏事儿了。
  梁冬:对,就会走火。
  徐文兵:这就叫阳中有阴。女人是阴吧,寒的吧,有个地方特别热。那个地方一凉了,例假不来了,胎儿存不住还要流产。
  梁冬:哦~~ 果然是这样!
  徐文兵:呵,果然是这样。所以呢学会了阴阳就学会了辩证法,学会了那种不钻牛角尖的思维,学会了变通,人可能就活得更轻松一点。
  梁冬:然也!然也!
  徐文兵:跟人吵架呢,理论依据也就多一点。(笑)
  梁冬:呵呵~~ 当你明白这个吧,你也很难跟人家吵起来。
  徐文兵:哎,没错!
  梁冬:吵架犯不上嘛,拿别人的过错惩罚自己,何必呢?
  徐文兵:这就是我们讲 “人之阴阳”。这个阴阳呢简单的来分,就是说朝着太阳的一面,能让太阳照着就是 “阳”,太阳照不着的阴面就是 “阴”。
  梁冬:你看这个地方讲:“故言人身之阴阳,则背为阳,腹为阴。”
  徐文兵:身,身是什么?
  梁冬:“身” 和 “体” 不一样嘛。
  徐文兵:哎,没错。有什么不一样呢?
  梁冬:“身” 是躯干吧?
  徐文兵:身躯!身躯就是我们这个腔子。这个身躯的阴阳怎么分呢?
  梁冬:背上的这个是为阳。
  徐文兵:书上说了 “背为阳,腹为阴” 为什么呢?
  梁冬:以前人趴着的,是吧?是不是这样?
  徐文兵:我不知道以前人是不是趴着的。反正当你四肢着地的时候,你的后背是冲着太阳的,你的这个腹部是背着太阳的。而且从抗击打能力来讲,
  梁冬:背上也是比较抗击打。
  徐文兵:背上抗击打能力强。你这个胸腹啊,抗击打能力就差。还有呢,老子里面有一句话叫:万物负阴抱阳。
  梁冬:什么叫负阴抱阳?
  徐文兵:冲气以为和。
  梁冬:对对对!这种话很深刻,什么意思啊?
  徐文兵:很深刻就是很难让人懂。
  梁冬:对!
  徐文兵:我也是想了很多年以后,突然明白了。“负” 什么意思?你看我们有一句话叫抱负——这人很有抱负!从哪来的?
  梁冬:负阴抱阳?
  徐文兵:负阴抱阳来的。你说这人气魄有多大,简直就是头顶蓝天,脚踩大地。那种感觉,所以 “抱负”,“这人很有抱负。” 从《道德经》来的。那么负阴抱阳什么意思?负,是背负的意思,就是你的后背好像背着一袋东西,背的是什么呢?
  梁冬:阴
  徐文兵:阴。抱是什么?怀抱,怀抱着什么?
  梁冬:阳。
  徐文兵:阳。这人什么姿势?面南背北。我们在北半球,我们的太阳是在南面儿。所以这个人站桩的时候是什么姿势?
  梁冬:面南背北。
  徐文兵:皇帝都是面南背北。背,负着,北面儿,面朝着南边儿,这个姿势是养生的最佳姿势。这简直就像我们电池那种放电,阴极阳极一对。你的背是阳吧,你接的是阴极;你的胸腹是阴吧,接的是阳,所以这是一个站立、站桩的姿势,负阴抱阳。在这种状态下浩然之正气就动起来。
  梁冬:冲气以为和。
  徐文兵:哎,就和了。什么叫和?
  梁冬:徐老师,今天晚上这堂课没白上。
  徐文兵:如果你是面朝着北背着南,这叫不和。你的阴对着阴,你的后背是阳嘛,对着阳。
  梁冬:就充不上电嘛。
  徐文兵:同,这叫同,这叫冲气以为同,冲气以为和,明白啦?
  梁冬:哎呀!
  徐文兵:哎呀,交钱吧!呵呵。
  梁冬:报考啊,厚朴中医学堂一期啊。哈哈!现在已经招满了,所以现在也不需要做广告了。好了,稍事休息,马上继续回来。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继续回来到国学堂。仍然是和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一起来学习。刚才讲到人身体的阴和阳。大家一般人都知道外面是阳里面是阴,舌头是属于阴中之阳,也知道呢背上是阳,腹部是阴。但是很多人并不知道肚子里的脏腑啊它也分阴阳。
  徐文兵:没错。
  梁冬:所以呢,“故人身之脏腑中阴阳,则脏者为阴,腑者为阳”。
  徐文兵:或者念成这个 “藏”(cáng)者为阴,腑者为阳。”
  梁冬:哦,这个字也可以念 “藏”(cáng)
  徐文兵:“藏” 它是个多音字。封藏在里面,我们叫藏(cáng),单独把它当成一个名词来念,我们管它叫藏(zàng
  梁冬:全不能拿出来玩的。
  徐文兵:你摸不着,他说:你这个怎么就摸不着?
  梁冬:肝、心、脾、肺、肾。
  徐文兵:这个摸不着呢就是说,我们很多人说自个儿吃的不合适想吐,一抠嗓子眼儿,哗,吐出来了。证明什么?有些脏器你是能摸得着的。包括现在做些什么内窥镜检查,做个胃镜。
  梁冬:伸根管子。
  徐文兵:伸根管子进去能看见胃。做个肠镜伸进去能看见。包括现在还做些什么内窥镜的手术。这其实说你还是能看得见,它还有阳的一面。这种器官我们称之为 “腑”。什么叫腑呢?就是说盖一个房子,但里面能放东西,开开门能进去,这叫 “腑”。可是那些藏在深宅大院里面没门可走也进不去的那个就叫 “脏”。所以我们中医呢把五脏六腑把身体的脏腑器官呢也分成两组。能摸得着、看得见的,跟外边相通的这叫腑。腑呢一共有六个。
  梁冬:如果按书上念呢它是先说的是阴的。
  徐文兵:先说脏吧。肝、心、脾、肺、肾五脏皆为阴。这个 “心” 我给大家强调一点儿,这是心包。
  梁冬:是指心包,就是那个长得像……
  徐文兵:就是肉心。就是我们现在解剖学上说的那个心。它是一个有形的器,能看得见。其实古代人说的那个 “心” 泛指人的心理活动。
  梁冬:嗯,包括情志啊……
  徐文兵:包括心神、情志、情绪、情感、思想这都是那个 “心”。这叫五脏为阴。下边儿呢叫胆、胃、大肠、小肠、膀胱、三焦。
  梁冬:其它我都知道啊,我特别想问的啊这 “三焦” 是个什么东西?
  徐文兵:“三焦是个什么东西”。
  梁冬:哎,有意思吧,三焦就是胆、胃、大肠、小肠、膀胱、三焦六腑皆为阳嘛,阴中之阳嘛。
  徐文兵:三焦是个什么东西?我们以后会学这个 “六节藏象论”。我现在跟大家说呢,其实就我理解的三焦呢,我学的这个门派呢是我们国家建国初期呢,有一位大的医家,也是位大的道家,叫周潜川,大家可以在网上搜一下这个周……
  梁冬:哪个 “潜”、哪个 “川”?
  徐文兵:“周” 就是徐小周的 “周”,呵呵。潜水艇的 “潜”。
  梁冬:徐小周的周是不是一周两周的 “周” 啊?
  徐文兵:对。“川” 是四川的 “川”。
  梁冬:啊,潜川。
  徐文兵:周潜川他是集这个道家和中医,还有一些其它方面学问的一个大成的这么一个人。他把《内经》的很多理论呢,他给验证而且发展了。他认为三焦是什么?三焦就是我们的胰腺。
  梁冬:哦,胰腺。
  徐文兵:你看你读一本《黄帝内经》里面儿,就两个器官没有,胰腺没有。
  梁冬:嗯,还有什么?
  徐文兵:还有一个器官,就我说的那个男人的阳中之阴没有。
  梁冬:哦~。
  徐文兵:这俩没有。但是它包括。它肯定有代指它的东西。胰腺就是——它。
  梁冬:那阳中之阴,那个是用哪个代指?
  徐文兵:哎~,我们这也有考证,我们《黄帝内经》有一句话叫 “凡十一藏(皆)取决于胆”。很多人奇怪,说你六腑里面有个胆,五脏六腑的六腑里有个胆。
  梁冬:对啊。
  徐文兵:中医还有一个叫 “奇恒之腑”,奇是奇怪的 “奇”,恒是那个恒心的 “恒”。奇恒之腑里面脑、髓、骨、脉、胆、女子胞 (子宫, 卵巢),奇恒之腑,还有一个胆,怎么回事儿?
  梁冬:那个 “胆” 其实不是那个胆。
  徐文兵:其实那个 “胆” 不是那个胆。
  梁冬:哦~。
  徐文兵:可能人说陕西话,“蛋”(睾丸)。
  梁冬:哦~~~!
  徐文兵:学生给记错了,记成 “胆”。
  梁冬:嗯。
  徐文兵:哈。这就是题外话。
  梁冬:陕西话!
  徐文兵:就是你说这个 “三焦” 指什么?
  梁冬:对。
  徐文兵:周潜川老师的理论呢,就是说这个三焦就是指人的胰腺。
  梁冬:胰腺?!
  徐文兵:胰腺。这个胰腺呢,它既是一个内分泌器官,又是个外分泌器官。
  梁冬:到底什么叫内分泌,什么叫外分泌?
  徐文兵:内分泌呢就是说它把激素直接释放到血液里,也就是藏 (zàng) 里,它不往外排。比如说我们很多,比如说肾上腺素,肾上腺或者脑垂体、甲状腺,它直接就分泌到血里面。
  梁冬:对。
  徐文兵:这个分泌到血里面的就是胰岛素,降血糖的。但是呢,胰腺又是个外分泌器官,就是它把它分泌出来的这些酶,直接释放到我们的腑里面,就是消化道里面,十二指肠里面、小肠里面。它分泌胰腺淀粉酶、胰腺脂肪酶,或者是蛋白酶。它去消化食物,所以它是就像一个门轴儿一样,可以往里开、可以往外开。所以我们管它叫少阳。少阳处于半表半里。
  梁冬:嗯。
  徐文兵:所以这个三焦呢,按周潜川老师理论呢,他就认为是胰腺。
  梁冬:哦~。那所谓的这个糖尿病,就跟这个胰腺是有关的?
  徐文兵:三焦出问题啦。你看这个糖尿病我们管它叫三消嘛。
  梁冬:对。
  徐文兵:上中下三消。上消表现出来是什么?
  梁冬:消渴。
  徐文兵:消渴嘛,就是说能吃能喝,食欲亢盛。中焦(消)呢,吃了就化,嗯,就是特别容易饥,消谷善饥嘛。
  梁冬:嗯。
  徐文兵:刚吃一顿饭,又饿了。下消呢?兜不住尿,吃了就拉,人体还变得特别消瘦。一看我们说,现代医学说是胰岛素的问题,中医说,三焦出问题了,上中下三焦出问题了,其实是对的上号儿的。
  梁冬:通常治三焦的病有什么样的心法和手法呢?
  徐文兵:三焦我讲过了,就是当你这个胰腺的消化脂肪的这些酶出问题的时候,你就要从外面去补充,我们以前洗手用的叫胰子,其实就是动物的胰脏,它能够化油腻嘛。
  梁冬:对。
  徐文兵:对。所以你要是确实胰腺出了问题,也有意识地去以脏补脏,去用一些这些动物的脏器去治疗。还有一个,就是三焦得病的话,三焦对应的时辰,你知道几点?
  梁冬:几点啊?猪?
  徐文兵:猪,猪的那个时辰,9 点到 11 点。
  梁冬:所以胰腺不好得糖尿病的应该在……
  徐文兵:9 点以前睡觉。
  梁冬:太对了!太对了,太对了。
  徐文兵:太对了吧?
  梁冬:看完新闻联播,充其量再看一下焦点访谈,就差不多该睡了。
  徐文兵:嘿嘿。
  梁冬:呵呵呵。咱们的节目就网上听听得了。
  徐文兵:哎,网上听,千万别熬夜。
  梁冬:千万别熬夜,犯不着,是吧?嗯。呵呵,估计很少有节目这样跟听众朋友们说的。
  徐文兵:就来劲了。
  梁冬:那刚才我们讲到了这个胆、胃、大肠、小肠、膀胱、三焦,六腑皆为阳。刚才啊,您讲的这个阴和阳,它为什么就是,那个那个,能够,空心的部分就是…… 你看这个。
  徐文兵:腑。
  梁冬:对啊?腑嘛。
  徐文兵:空心的就是腑。
  梁冬:那是阳喽?
  徐文兵:是阳。就是说,我们叫六腑叫什么?传化物而不藏,就是吃进去东西,你要是留在那里变成实心了吧,就是说本来是阳你变成阴了,
  梁 冬:阳是走过(场)?
  徐文兵:走过场的!
  梁冬:对,化的!
  徐文兵:就是更虚更实,传化物而不藏!吃进来东西我把你干掉,分解了,然后把糟粕一排,我任务完成了,它像一个传送带。
  梁 冬:它是往外的。
  徐文兵:哎~!就是它对外开放的。接纳进来然后排出去,有营养的留下来,没用的或者是没营养的排出去。这是六腑的功能,我们叫更虚更实,比如说胃实的时候,小肠是空的,等胃把这个实物磨成乳糜传到小肠以后,胃空了小肠实了。它总是保持着这种虚位以待,然后呢就是传送下去这种不停的状态,这们管这种状态叫 —— 运化!是吧?!
  梁冬:哦~!所以说虚怀若谷是阳气很足的表现?
  徐文兵:虚怀若谷是谈到心理的一种层次了。就是说你能接纳不同的意见,你能接受更新的信息,你不是我就是满了我就抗拒一切。很多人是带着很重的偏见去学中医的,这就像茶杯里面倒满水,你再给它倒,不可能了。除非你先倒掉一部分。
  梁冬:嗯
  徐文兵:啊。我们管这六腑的这种运化功能叫阳。所以很多人说:徐大夫,我去运动好不好?我说:你是运呢还是动呢?运指什么?运其实就是指食物从吃进来到排出去这个过程。如果你体内阳气足的话,它会运得很好,但是我们现代人,很多人不运,不是那个不孕不育啊!
  梁冬:对!哈哈哈……
  徐文兵:吃进去的东西不运,不运为什么?一个是阴太过,你吃太多,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什么?阳气不足。你六腑的那种,肌肉的那种收缩弹性太弱了。
  梁冬:有一个朋友曾经跟我说过,他说太极拳的本质啊,其实就是通过自己身体晃来晃去呢,让他自己的内脏产生磨擦。
  徐文兵:哈哈哈…… 这也太简单了。这又不是玩那个……
  梁冬:简单粗暴,太简单粗暴了。
  徐文兵:太极拳的本意是什么?――忘我。忘我,忘掉后天赋予的你那个畸形,刻意,强迫的那个我。恢复到你那个本能,本能会让你动。
  梁冬:为什么太极拳是这个样子的呢?你稍事花一两分钟跟大家讲讲吧!
  徐文兵:太极拳,形意拳,包括这些八卦掌,很多内家拳,他打拳之前,第一件事叫练功。
  梁冬:嗯。
  徐文兵:练功是指什么?听说过一句话没有?――练武不练功,到老一场空。
  梁冬:对。
  徐文兵:什么叫练功?
  梁冬:练功实际上就是把那个气搞顺了。
  徐文兵:你说对了。练功就是先蓄气。先把气蓄起来,就是咱有了本钱,然后呢把气运到它该去的地儿。
  梁冬:对。
  徐文兵:这叫练功。现代人都是花拳绣腿,有形无气打那个架子。一看打着打着就断气了,根本就……
  梁冬:像中国足球就这样子嘛!请了很多外国教练,上半场还踢一踢,下半场就不行了。
  徐文兵:有形无气。所以,所有的中医或者道家的那些内家拳,都要练气的。
  梁冬:肝心脾肺肾,五脏皆为阴。
  徐文兵:阴有一个说法,也是《黄帝内经》的。说:脏者,藏精气而不泻也。腑者,传化物而不藏也。这就是说,各归其位。
  梁冬:对。
  徐文兵:我经常给学生讲的,我说,别走错了厕所。男人进男厕所,女人进女厕所。你是脏,你就要做符合你的本性的事。你是腑,你就去做你腑那种本性的事。
  梁冬:各安天命,各守本分。
  徐文兵:哎。但是如果是脏在运,在化,在传化物而不藏,这个人就是在干什么?在漏精,在失血。
  梁冬:哦。
  徐文兵:是吧?!它本来是藏精气而不泻,这个泻,就是三点水,一个写字的写。所以我们人出现什么流血啊,流汗啊,遗精啊;这都是本来应该藏的精气,给泻掉了。还有网友问我,徐大夫,你对献血怎么看?我说献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但是,献血那个人更伟大,我们很多那所谓打着某某专家那种幌子,说句什么话?――献血没有害处,而且还能促进那个造血细胞的分泌。啊,你越献血,血越多。我说这就是灭绝人性,睁着眼睛说瞎话,是吧?!那人家献血的人就成犯贱了。我贱了,我犯贱了。我血多得没地方放了,我就每个月抽它二百、四百毫升的。血都是肾精所化,本来在血管里流动,你强行粗暴插进来一个针头管子,把我抽走,这其实就是在流失自己的精气。
  梁冬:那我有个技术性的问题哦?
  徐文兵:嗯?
  梁冬:为什么女性一辈子比男性献血献的多,不管是有意无意的,但为什么女性的这个平均年龄要比男性的要高?
  徐文兵:是这样啊,人家出血那地方正好是阴中之阳,是孕育胎儿,是最热的地方,所以你看啊,女性子宫一受寒,她月经就不来,或者就闭经了,或者就会痛经,那儿就寒住了,那个地方是阴中之阳,是该热,该出血的地方,你是流鼻血,人家是从那儿出血。
  梁冬:失敬,失敬。
  徐文兵:这就是各安其位,各司其职,它从该出血的地方出血,那是它正常,还有我碰到的啊,我碰到一个中医大夫,他有个脊髓漏。
  梁冬:什么叫脊髓漏?
  徐文兵:脊髓漏就在,后面我们有个脊柱嘛,脊髓那儿就是天生出来有个漏管。
  梁冬:啊?
  徐文兵:漏管,有,有这种人,他呢只要是身体一弱,或都是出现一种病痛,他就从那儿开始流脓,他这个大夫很奇怪,他说我比你们五脏六腑…… 你们都六腑,我七腑,我还有个排毒的。
  梁冬:漏管。
  徐文兵:漏管,当年我小时候听他说过,等我长大以后,就觉得好像不对吧,您漏的是精啊,那是不该漏的地方,后来这个人很短命死掉了,死的时候体重就剩下四五十斤,其实他在漏精,所以该藏精那地方,你不要让它漏,该传化物,你不要让它不漏,很多人便秘,拉不出屎,尿不出尿,这都是什么?六俯没有阳性了,没有这种传化之性了,很多人是什么,漏精,该藏精气漏掉了,你比如什么,女人变成男人了,太张狂,太张扬。
  梁冬:就是女人变成男人也不好,是吧?
  徐文兵:男人变成女人也不好。
  梁冬:但是咱们这个社会嘛多元化、多元化。允许大家都可以朝着自己认可的方向发展。
  徐文兵:各从其欲,皆得所愿。
  梁冬:就像那个《入殓师》里面讲的,就第一个镜头,你看那个电影,对不对,它第一个镜头,表面是个女孩子,他其实是个男孩子,但他其实想做个女孩子,所以各随其愿。
  徐文兵:对,各从其欲,皆得所愿,那个电影我看了,我是,因为我从小对这生死特敏感,属于这种心包经比较弱的人,我小时候啊,我爸骑车带我路过花圈店,我都不敢睁眼,就那么敏感,所以咱谈不上生而神灵啊,生而敏感。
  梁冬:不带这么吹捧的。
  徐文兵:后来这个毛病怎么纠正过来,就是那个上大学一年纪就学解剖课嘛,就摸着那个泡在福尔马林里面那些,那个尸体,这个摸之前,医学院里面的学生们,都是很尊敬这些贡献尸体的,足足一个学期没吃过肉,那会吃点肉挺香的,但是把自个那个,一见了这种死人或者死尸的那种心理给纠正过来了,所以看入殓师的时候,我又唤醒我当年那个,上解剖课的那种感觉,那入殓师不是后来装了一个腐败的尸体吧,回家后,他老婆正好把那个鸡切好了,肉剁好了,涮火锅嘛,他一下就去吐了,我一下想起我上大学学那解剖课,其实那部电影非常好,揭示人性,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其实这个电影是……
  梁冬:透过死来讲生。
  徐文兵:拿死人来说活人的事。
  梁冬:对,这部电影之前我和伯凡在那个《冬吴相对论》里面讨论过,他因此感受到的日本文化和一些……
  徐文兵:任何国家都有大师,能拍出这样电影的人,他绝对不是,现在我看好多都拍感官刺激的,看完以后没想法,看完这个电影以后,让你想到有很多。
  梁冬:肝心脾肺肾,五脏皆为阴,它有顺序嘛,为什么是肝心脾肺肾呢,请问?
  徐文兵:木火土金水。
  梁冬:看,我觉得我是有进步的,徐老师。随便一问这问题。
  徐文兵:都问到点上了,木火土金水,它们是一个相生的关系,我记得我小时候跟我妈学中医,我妈就告诉我,说五脏的时候一定要这么说,肝放在第一位,因为它代表春天,春生,然后木火土金水这么个顺序,我们一般人都说心放在第一位。
  梁冬:再次说明这个微言大义。古代的人啊,任何一个地方,他只要是经典的东西,任何一个地方的任何一个……
  徐文兵:说话都有讲究。
  梁冬:真的。
  徐文兵:孙悟空老师敲孙悟空脑袋三下,孙悟空就知道:哦,半夜三更子时要传我道,我就去了。你看,我们敲三下都知道疼得不行。
  梁冬:对,所以就像钱老,钱超尘老先生啊,钱超尘老先生讲的项背强(jiāng)儿儿(jījī)[E2] 嘛,很多人叫强 shūshū。
  徐文兵:我们上学时候的时候是念强 shūshū的。
  梁冬:他那天特别考究,为什么我这次请…… 就是前段时间请他来做《伤寒论》这个版本嘛,他说这个字啊,不是念 jī也不是念 shū,念 jǐn[E3] ,他把不同几十个版本的《伤寒论》对照之后得出结论,这才能解释这个项和背紧张的那种感觉。
  徐文兵:钱老是我、我们上学时候的老师,虽然没有直接给我上过课,但是我对钱老是非常敬佩的,真正研究中医,包括医古文,汉字,这是一个大家。像我研究的什么《字里藏医》啊,研究那点字,都是自学成才,一看就是那种业余路子,钱老那是(大家)……
  梁冬:工农兵大学
  徐文兵:我是工农兵大学都排不上,钱老那是大家,所以你要好好挖掘挖掘。钱老是研究医古文,研究医史都非常精到。
  梁冬:训诂大师。
  徐文兵:训诂大师。所以好好发掘一下啊。
  梁冬:对对对。所以呢,刚才我们讲到啊,这个从内脏里面呢肝心脾肺肾是为阴,胆胃大肠小肠膀胱三焦六腑呢皆为阳。这个六个腑啊,就是胆、胃、大肠、小肠、膀胱,这个膀胱,它是有什么值得讲的么?我看我们背上的那个膀胱经啊,据说是全身最重要的一个排毒的这个经。
  徐文兵:“排毒” 就是把中医通俗化了。没办法,普及中医嘛,借用一些概念,这个膀胱啊,它属于足太阳,它是我们这个十二正经啊,十二正经是六藏六腑代表的经络,它和奇经八脉不一样。十二正经里面行走路线最长,然后穴位最多的经络就是足太阳膀胱经,一共有这个 67 个穴位,另外它是足太阳,它走在哪?
  梁冬:那肯定是走背啦!
  徐文兵:哎,你看,我们说背为阳,腑为阴,你说一下它的经络名字,你就大概知道它走在什么位置,这就(是)我们学阴阳的好处。这个 “善 [E4] 诊者,察色按脉,先别阴阳”。先把这个队给人排对了,站错了队就出问题。这个足太阳膀胱经呢,它覆盖在我们的头顶,后背,腰,然后呢还有我们这个腿的后面,最后走到小拇指,所以它的行走路线特别长。更为重要的是什么呢?就是我们五脏六腑的那个俞(shū)穴,俞就是那个姓俞的那个的俞,愉快的愉的那一半,六藏六腑的那个俞穴,都在膀胱经上,所以你就很难分清楚,你到底是在刺激膀胱经,还是在刺激六藏六腑在后背的代表穴,所以它非常重要。
  梁冬:所以推背是很重要的了。
  徐文兵:推背很重要,保护自己的腰背也是很重要的,而且我们得病的最早表现,伤的就是足太阳。
  梁冬:哎,我们以前谈到这个话题,就是背背佳这个事情,类似于这样的东西,是吧,啪,一绷,那个电视直销也弄的挺直,是吧?就是这种事情……
  徐文兵:这种就是干…… 咱不能骂人家啊,这就是干阴不阴阳不阳的事。背为阳,阳应该是凸起来的,胸腹为阴,应该是凹下去的,所以应该是虚其心。
  梁冬:所以有一点点含背,驼背是好的咯?
  徐文兵:不是驼背,是拔背,是把这个肩胛骨撑起来覆盖我们的背,把胸含进去,这是人的健康姿势。现在是强迫人们都 “挺身而出”,这个挺身而出没错,是在应急状态下,敌人冲上来,我们应挺身而出,这是需要奉献你自己的时候,现在是和平时期养生的时候,你干嘛要老挺着你的胸啊?挺胸的结果就是让女人变成男人,挺胸的同时就凹背,让男人变成女人。
  梁冬:谢谢徐老师,下周同一时间再见!
  徐文兵:再见!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

如果文章对你有帮助,欢迎点击上方按钮打赏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